今天是:
当前位置: 首页 -> 政策法规
政策法规

国内4G市场未现三国杀:电信讨巧入局

发布时间: | 点击:

上周五,中国电信4G商用的新闻铺天盖地。但在那一天,中国电信并没有像以往一样举办声势浩大的新闻发布会,而是当晚在位于北京东大桥的侨福芳草地购物中心,召集了一群男女老少,在“天翼4G分享美好生活”广告标语的包围下,玩了一把时下流行的“快闪”。活动全程没有领导发言,也没有新闻发布。

一位在中国移动做品牌公关的工作人员评价说,他们的竞争对手在中国元宵节+西方情人节那样一个喜庆的日子里,用轻松活泼又充满温情的方式,把想要表达的内容“传播到了新闻稿传递不到的地方”。

实际上,这正是中国电信想要达到的效果——TD-LTE 4G牌照发放已经两个半月了,在上上下下的压力之下,中国电信不能毫无举动,但在FDD LTE牌照发放之前,他们也不会有太大的投入。在这种两难的情况下,中国电信选择从品牌入手,希望“天翼4G”品牌能被更多人记住,为日后的4G大规模发展奠定基础,而网络、终端、资费什么的,都不是眼下传播的重点。

“在这个阶段,我们计划采购一部分数据类4G终端来探试市场。”据中国电信内部人士透露,近期已有5款由中国电信定制的TD-LTE数据终端通过测试,并获得了工信部颁发的入网许可证,不久将上市销售。

中国电信选择用这样一种最讨巧的方式,试探性地回应4G市场,既不激进、又不显懈怠。而他的竞争对手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,一个正在疲于应付“大V”对4G资费的质疑,另一个还在强调“3G足够用”。

不快跑也不拖后:择机而动

在4G发牌两个多月后,国内市场并没有出现“三国杀”的迹象,因为三大运营商对4G的反应截然不同。

其中最积极的当属中国移动。国家首先颁发了三张TD-LTE 4G牌照,对于中国移动来说是极大的利好——这一点无需赘述。所以,中国移动在发牌半个月之后就启动了4G商用,并制定了“年底开通50万个4G基站、4G网络覆盖340个城市、全年销售1亿部4G终端”的快跑目标。

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联通。从4G发牌至今,中国联通不断强调“42兆 3G网络已经拥有了与4G相近的网速,可在一段时期内作为过渡”,并一直维持着模糊的4G策略。除了在广东等地有一些小范围的TD-LTE测试,以及几个月之前被报道的5万个基站招标之外,人们几乎看不到中国联通“沃4G”的影子。

中国电信选择的方法是:既不快跑也不拖后腿,用一种温和的方式为日后的4G发展做铺垫。

在今年春节之前,中国电信启动了第一轮4G终端的集采招标,规模为30万部,主要是MIFI、上网卡、CPE三类数据终端,全部要求兼容TD-LTE网络制式。在春节之后,中国电信披露了其4G数据资费套餐,并以上述独特的方式传播4G品牌、启动4G商用。

“发牌已经两个多月了,我们不能没有任何动作。”一位中国电信工作人员解释说,无论是对发牌政策的回应,还是为日后4G大规模发展做铺垫,中国电信都需要对外传递一个积极的态度。

一位长期关注电信行业的资深人士认为,“在FDD LTE牌照发放之前,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都不会投入过多的资源去跟中国移动竞争。但中国电信在这个时候启动4G商用、推出4G品牌、开始小规模的数据类4G终端招标,这些做法很讨巧,既表达了支持TD-LTE的态度,又不会影响公司的整体布局。”

初期的障碍:让中移动来扫

中国电信选择“跟随”的4G策略,除了对监管部门有个交代、对未来大规模发展4G有个铺垫之外,在客观上还有一个好处——4G发展初期的一些障碍,都可以让领跑的竞争对手去扫除。

近期关于“一夜忘关4G,房子就归移动”的段子,就是其中一例。就在中国移动热火朝天地宣传4G的时候,有不少网友在微博、微信上调侃中国移动的4G资费,比如,当当网CEO李国庆在微博上写道:“中国移动推出4G套餐,40元包300兆流量,按照每秒百兆的速率,这个套餐3秒就用完了,3秒40元,一个小时就是48000元。如果晚上忘了关闭4G连接,一觉醒来,你的房子都快成移动公司的了。”

稍有一点通信知识的人都明白,这种算法只是一个数字游戏,中国移动也不可能傻到用这种方式去赚钱。但李国庆的这条微博却在短短几天时间里被转发了几万次,其中不乏任志强这样的“大V”。人们对4G资费的质疑,让中国移动的4G宣传工作“一夜回到了解放前”。

“4G在国内刚刚起步,公众对它的认识还很模糊,误解也不可避免,而且舆论针对的必然是跑在最前面的中国移动。在这个时候,中国移动就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去排除这些误解和障碍。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某运营商员工说,“等到这些负面的情绪释放得差不多了之后,4G就可以被更多消费者接受,市场也会逐渐成熟起来,而到了那个,跟随其后的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就可以省去这些麻烦了。”

在中国移动几次三番地给公众普及4G知识、用“流量资费双封顶”等承诺去扫除舆论障碍之后,中国电信得到的好处不仅仅是节省了花费在这上面的精力,更为重要的是,未来公众没有了抵触情绪,中国电信想要传播的内容就可以更容易地直达目标。

这种客观上达到的效果,现在就已经出现了。比如,中国电信推出的4G数据资费套餐在整体上与中国移动保持同一范围,起步价还高于中国移动,但人们却没有把太多的矛头指向中国电信。

未来怎么做:从数据终端入手

虽然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一样希望尽快发放FDD LTE牌照,但中国电信并没有排斥TD-LTE。在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看来,“由于频率是制约运营商的最核心资源,在4G时代,采用FDD LTE/TD-LTE融合组网的方式组建4G网络是不可避免的。”

据了解,在中国电信的4G网络规划中,大范围、广覆盖的4G网络将使用FDD制式,而市区内人口稠密的高话务量的地区将使用TDD制式。“采用这种综合方案将可以实现所有用户的需求。”王晓初说。

在4G终端方面,中国电信计划在今年全年销售3600万部4G终端,其中,4G手机将主要采用FDD LTE制式,而数据卡则主要利用TD-LTE的网络资源。从中国电信第一轮的4G终端招标采购来看,中国电信正试图通过数据类终端来培养消费者使用4G。

据了解,目前已经有5款4G数据终端通过了中国电信在浙江义乌的实网测试,并获得工信部颁发的入网证,不久将上市进行商用,其中包括华为的三款产品,以及中兴的两款产品。其他厂商的数据终端,也正在进行实网测试,未来将分批上市。

“与手机相比,数据类终端的开发难度比较小,用户的使用门槛也比较低。”中国电信市场部相关负责人说,在4G商用初期发展数据类终端,一方面符合中国电信“数据卡主要利用TD-LTE网络资源”的规划,另一方面也有助于推动4G网络及业务的普及商用。


自定义表单

【上一篇】:
【下一篇】:

【加入收藏】 【打印此文】 【关闭窗口】